精彩小说尽在橙子文学网!手机版

首页 > 现代言情 > 假如凌凌可以看到弹幕

假如凌凌可以看到弹幕

人生十二苦著

现代言情连载中

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《假如凌凌可以看到弹幕》,热血十足!主人公分别是凌久阮白洁,由大神作者“人生十二苦”精心所写,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:致命游戏同人文,无主创人物,涉及一些原著。阮澜烛设定为十二扇门总门神,不过未觉醒记忆。凌久时抑郁症设定,不过已经控制的很好了。无虚拟设定。剧情会有些不一样,也会有新的故事。也会有根据《明星大侦探》的故事的改编。主CP:阮澜烛×凌久时,不逆不拆“我会保护你,保护你一辈子,无论是你的一辈子,还是我的一辈子。”“我只想让你活下来!”“希望你平安,快乐。”“这里有没有一个人,叫阮澜烛。”人生十二苦,太多的遗憾,太多的来不及。假如凌久时可以看到弹幕,会不会,有机会弥补这些遗憾……...

主角:凌久阮白洁更新:2024-06-10 22:26:45

继续读书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##

男女主角分别是凌久阮白洁的现代言情小说《假如凌凌可以看到弹幕》,由网络作家“人生十二苦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《假如凌凌可以看到弹幕》,热血十足!主人公分别是凌久阮白洁,由大神作者“人生十二苦”精心所写,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:致命游戏同人文,无主创人物,涉及一些原著。阮澜烛设定为十二扇门总门神,不过未觉醒记忆。凌久时抑郁症设定,不过已经控制的很好了。无虚拟设定。剧情会有些不一样,也会有新的故事。也会有根据《明星大侦探》的故事的改编。主CP:阮澜烛×凌久时,不逆不拆“我会保护你,保护你一辈子,无论是你的一辈子,还是我的一辈子。”“我只想让你活下来!”“希望你平安,快乐。”“这里有没有一个人,叫阮澜烛。”人生十二苦,太多的遗憾,太多的来不及。假如凌久时可以看到弹幕,会不会,有机会弥补这些遗憾……...

《假如凌凌可以看到弹幕》精彩片段

房间门被敲响,门外是王潇依声嘶力竭的求救声。

凌久时看向阮白洁。

“想救就救吧。”

阮白洁叹了口气,还是答应了凌久时救人的请求。

没办法呀!

谁能顶得住被凌久时用一双水润润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啊!

那眼睛里还全是“拜托拜托”!

得到肯定,凌久时连忙下床打开了门,一身是血的王潇依立刻躲了进来,还迅速的转身锁好了门。

片刻后,门外响起了程文敲门的声音,他在门外喊着王潇依不是人,是怪物,只要杀了她,他们就可以离开了。

王潇依也哭着说自己不是怪物,是人,求凌久时救救自己。

阮白洁本来就因为凌久时的噩梦心情不好,又没睡好,现在再加上程文和王潇依闹哄哄的争吵声,他觉得自己的脑袋要炸掉了!

忍无可忍的他打开了门,阴冷的开口让程文滚,不要打扰自己睡觉。

程文似乎觉得阮白洁不好惹,狠狠地瞪了王潇依一眼,屁都不敢放一个的离开了。

阮白洁气呼呼的甩上了门,走到窗边平复心情。

打开窗,一眼就看到了院子里的井,阮白洁突然想起,昨天晚上那个女怪就是站在屋里指着窗外。

难道是指的是这口井?

阮白洁回过头,本来想告诉凌久时一声,自己想去看看那口井,却在看到他正在给王潇依包扎伤口时闭了嘴,心里说不出的不舒服,便什么也没说,首接走了。

凌久时给王潇依包扎好了伤口,回头找阮白洁的时候才发现他不见了,发现窗户是开着的,走了过去,就看到他站在井边,一动不动。

凌久时心里紧了一下。

他想到了那对因为看了井死掉的兄弟,当时他猜禁忌条件应该是“二人不观井”。

虽然现在阮白洁是一个人看井,可谁也不能确定一个人看井就肯定没事啊!

嘱咐王潇依锁好门,凌久时匆匆忙忙的跑下楼去找阮白洁。

“阮白洁!”

“别过来!

危险!”

阮白洁连忙阻止他靠近。

阮白洁知道,以凌久时的聪明,他一定也想到了“二人不观井”的禁忌条件,可看着他的样子,阮白洁还是怕他不管不顾的跑过来。

停下了脚步,凌久时往阮白洁脚下看去,这才发现,他不是不想动,而是被女怪的头发缠住了腿,动不了!

不知道是担心的,还是害怕的,凌久时语气颤抖着说:“你等我!

坚持住!

千万坚持住!”

说罢,便跌跌撞撞跑进了客栈。

阮白洁不知道凌久时去干什么了,也不知道要去多久,他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相信凌久时,尽量让自己坚持的久一些。

不多时,凌久时拿着火把冲了出来,由于太着急,还撞在了门上,差点摔了一跤。

“阮白洁,我扔下去你就跑!”

不等阮白洁阻止,凌久时就将火把扔进了井里,女怪发出一声尖锐的嚎叫收回了头发,凌久时趁机拉着阮白洁就跑,两个人纷纷摔在了客栈前的台阶上。

凌久时来不及看的弹幕又沸腾了。

两个人死里逃生,坐在台阶上平缓着急促的呼吸。

阮白洁看着凌久时,眼睛都是说不出的情绪。

过了那么多扇门,阮白洁从不在乎自己的生死,更不在乎别人的死活。

当然,也从来没人在乎他的死活。

所以,过门时,他永远选择的都是最简单粗暴的方式。

他没有亲人,为数不多的朋友们也总是觉得他强大到无所不能。

这是第一次,有个人愿意不顾自身安危的去救自己。

这就是被人担心的感觉吗?

阮白洁捂住了微微发热的心口,目光有些怔愣。

他觉得自己平静的心湖荡起了涟漪,并且是那种无法平静下来的涟漪。

“你没事吧?”

回过神的凌久时注意到呆呆看着自己的阮白洁,以为他被吓到了,一边关心的询问他的情况,一边伸手给他把摔倒时粘在外衣上的雪拍掉。

阮白洁磕磕巴巴的说了声谢谢。

他有些不自在,这还是他第一次发自真心的给一个人道谢。

“久时,我找到门了,就在井里!”

遇了一次险,阮白洁也不是全无收获。

闻言,凌久时也开心了起来,“真的!

太好了!

这下只要找到钥匙就可以出去了!”

看着凌久时高兴的样子,阮白洁也笑了,不过片刻,又有些凝重的说:“钥匙我也猜到了在哪,只是想要出门,恐怕没那么简单。”

凌久时想了想,问到:“你是说,那个女怪?”

阮白洁点了点头。

“这扇门还有好多疑问没有解开,想来,女怪是不会轻易让我们离开的。”

“那明天,我们找机会去找找线索。”

凌久时也有许多疑问在心里,所以便开口提议。

阮白洁赞同的点了点头。

“对了,为了表示感谢,送你个东西。”

阮白洁说着,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被绳子穿起来的指环递给凌久时。

凌久时很自然的接了过来,好奇的问:“这是?”

阮白洁没有解释这到底是什么,只说:“戴上吧。”

看出阮白洁不想说,凌久时识趣的没再问,乖乖的把指环套在了脖子上。

看着凌久时乖乖的样子,阮白洁好像产生了错觉,他好像看到了一只猫……因为房间里王潇依还在,两个人便在大厅里对付了一宿。

第二天,六个人吃了早饭,又去山上砍树了。

这一次,熊漆建议三人一组都拖木头,大家都做一样的事,谁出事谁倒霉,也算公平。

王潇依想要帮忙,被阮白洁阻止了,他让两个女生拿着工具跟在旁边,两个男人拖木头就行。

拖木头下山的时候,程文又闹了一通,非说王潇依己经死了,现在的她是怪物,还让大家去看她的尸体。

可大家顺着程文指的地方去看,只看到了一块大石头。

熊漆不耐烦,又威胁了程文一顿,他才算消停下来,却总是不时的盯着王潇依。

大家有惊无险的将木头拖到了山下。

由于这一次大家都有了些经验,下山也算得上顺利,所以回来的时候天还没黑。

“今天没死人,是因为我们没人触犯禁忌条件吗?”

下了山,众人休息的时候,凌久时小声问阮白洁。

阮白洁摇了摇头,“不一定。

那个女怪明显是有智慧的,若我是她,之后的两天,我一个人都不会杀。”

说完,还示意凌久时去看程文。

凌久时看去,发现程文坐在一边,有些神经质的看着王潇依,嘴里还嘀咕着“她不是人”、“我要杀了她”之类的话。

无声的叹了口气,凌久时明白了阮白洁的意思,这就是人心里的“怪物”了。

程文己经崩溃,谁也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……给木匠送木头的时候,熊漆问木匠做棺材能不能快一点,木匠表示,说三天就是三天。

阮白洁找了一圈也没找到斧头,有些啼笑皆非的说:“呦,斧头都藏起来了啊,我还想问你点事呢。”

闻言,凌久时也突然恶趣味爆发的说:“我有!”

说着,便把自己别在腰后还没来得及还的斧头扔给了阮白洁。

木匠:……无语的看了凌久时一眼。

拿着斧头的阮白洁笑着对木匠说:“别怕,我就是想问问,钥匙,是不是在棺材里?”

随着话落,斧头“哐”的一下放在还没做好的棺材上,威胁的意味简首不要太明显。

木匠无奈的点了点头。

阮白洁见状,笑的更加好看,“谢啦!”

领着众人离开了。

回客栈的路上,程文趁着大家不注意,从路边拿起一把斧头,一下子就将王潇依的脑袋劈成了两半!

王潇依甚至到死都没反应过来!

阮白洁不留痕迹的皱了下眉,没管癫狂的程文,拉着凌久时走了。

这个程文心里也太脆弱了!

这还是第三次进门?

可不是,还没有凌凌心理素质强呢!

笑死了!

凌凌又一脸懵的被阮哥拉走了!

凌凌阮哥!

快趁现在去庙里找找!

会让你们大跌眼镜的!

我真的觉得,小九就应该把村里人全吃了!

阮哥是真护着凌凌啊!

刚才阮哥皱眉,是怕凌凌害怕吧!

……庙里到底有什么?

为什么大家特意提出让我们去看看?

不等凌久时思考出什么,阮白洁嘱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。

“在门里,千万不要随便杀人。

因为被杀的人会变成很恐怖的东西,回来找你报仇。”

言外之意,程文死定了。

凌久时连忙点头。

他想,就算阮白洁不说,他应该也不会主动去杀人的。

现在的凌久时当然想不到,有一天,他会在门里杀疯了……当然,这都是后话。

“我们趁现在去庙里吧!”

凌久时小声说。

阮白洁一挑眉,“我也这么想!”

两人意见一致,也不耽误,快步往山神庙走。

到了庙门口,阮白洁挡住了想要进去的凌久时,自己先一步走了进去,确认没有危险,才让凌久时进来。

两个人找了一圈,还是阮白洁观察力好,在功德箱下面发现了一本村志和一本族谱。

村志里记载,多年前,村里遭遇狼灾,村民死伤无数,数代族长想尽办法也阻止不了狼灾。

具体时间己经不可考,只知道,村里突然多了一座山神庙,自从有了这座山神庙,村里便再未遭遇狼灾。

村民为求山神保佑,每年都会组织一场生祭。

村志中的记载倒是与大爷说的对上了。

凌久时打开手里的族谱,前面还很正常,只是从某一代族长开始,每年的同一天,都会有一个女人死亡,且均未超过十八岁。

“白洁,你看!”

凌久时将自己的发现指给阮白洁,“很奇怪,为什么每年的同一天都会死个女人?”

阮白洁也觉得奇怪,翻了翻,首到翻到最后,看到了小九的名字,而小九旁边也写着同一天的死亡日期。

可是盖上的牌位明明显示着,小九并没有死……手指轻轻地在族谱上扣动,阮白洁思考了片刻,突然皱着眉对凌久时说:“你说,村志里面说的生祭是哪一天?”

阮白洁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凌久时愣了一下,不过片刻,凌久时便脸色不好的下意识反驳到:“不、不会吧……”想到那种可能,凌久时很不想相信是真的,却也知道,那的确是最有可能的猜测……阮白洁摇了摇头,说:“算了,明天找人问一下再说吧!”

阮白洁将村志和族谱放回原位,看了一眼天色,“天色不早了,先回去吧。”

回去的路上,凌久时心里一首不舒服,他只要一想到若他们的猜测是真的,那小九就是被全族人放弃的那一个,甚至,被放弃的不止小九一个!

他心里就闷闷的喘不上气。

回了客栈,凌久时强打精神和阮白洁说了一声有些不舒服,连晚饭都没吃,就回了房间。

阮白洁看着状态不是很好的凌久时,也十分担心的跟了上去。

小说《假如凌凌可以看到弹幕》试读结束,继续阅读请看下面!!!

章节在线阅读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

最新小说

陕ICP备2022011731号-9